• 我又遭人嫉妒了

    2010-01-31

    分类:

    “我现在很嫉妒你!”大学同学在MSN上抛给我这么一句。此君为在香港的娱记一枚,所属单位为内地媒体。初出茅庐,他正在为怎样发出稿子而烦恼。而我在鼓浪屿岛上悠哉游哉。

    联想到前同事的MSN签名:“深度嫉妒***中”(***当然就是我了),我觉得***每天都应该打几个喷嚏,因为总是有人嫉妒我。

    猛然间,又联想到大四快毕业时,另一大学同学对我说:“***,我嫉妒你!!”因为,评选名为“**市优秀毕业生”时,我得了比她多的票,她很不理解:为什么大家喜欢你比喜欢我多?哈哈,everybody likes me baby,what's the matter of you?(美国乡村民谣中的歌词一句,忘了谁唱的。)

    大家为什么喜欢我呢?毕业前某次聚餐时,一位男士突然说:“我对雪琳最深的印象就是,喜欢边走路边唱歌。”附合者众多。我一惊:原来在大家心中,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形象啊!不久前,又在一位同学的博客中看到,他希望这个喜欢边走路边唱歌的女生过得幸福。据此推测,大家因为我喜欢边走路边唱歌而喜欢我。

    无钱、无家、无身材的三无人员,现在时常被人以“服务员”之名叫来呼去。不过,还是会边走路边唱歌、边洗衣服边唱歌、边上厕所边唱歌、边值班边唱歌。

    鉴于此,我觉得还是有人会喜欢我,同时也有人嫉妒我。欢迎大家继续嫉妒我、喜欢我。被嫉妒、喜欢的感觉真好啊!

  • 做前台的烦恼

    2010-01-29

    分类:

    有乐趣必然就有烦恼,世界才和谐。

    某日,早上6点客人退房。朦胧中爬起来,没开灯,在模糊中把50元当10元找给客人。为自己的错误埋单40元。

    隔一天值班,晚上12点以后在前台铺床休息,但在一个敞开的空间不能睡得很好,晚睡早起易惊醒。好在随后能休假一天,身体与精神得到充分给养。

    日子就在一天工作、一天休假中过去了。回头看,时间过得很快。望向前,又似乎很漫长。

    自身内部的混乱,似有理顺的可能与迹象,不妨抱着希望大步向前吧。

  • 做前台的乐趣

    2010-01-27

    分类:

    目前为止,我依然觉得,旅舍前台是一件蛮有意思的工作。最大的乐趣,就在于判断进门之人会不会成为旅舍客人了。更大的乐趣,则在于不负责任地猜测客人间的关系,从中窥得JQ若干,自娱自乐,哈哈。

    一般来说,当张某某李某某唐某某踏进门的第一刻起,就能大致感觉出他们是参观的还是住房的。参观,也大致可分为两类:像逛旅游景点一样随便走走,鉴赏鉴赏,抑或有目标地参观(比如为了明天或下次再来时住)。参观者,一般是不会直奔前台的,他们往往会进门眼睛就四处瞅,脚步四处迈,一般不会与我发生眼神的接触。即使到前台来问价钱,眼神也不会集中,而是很轻松随意,仿佛听故事一样,那眼神翻译出来就是:哦原来是这样的。这种局外人的感觉很明显。

    住房的就不一样了。他们往往会直奔前台,关心最核心的问题:房型与房价。其中,房价又是重中之重。在这个时候,判断又要开始了:房价是否在他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呢?嘻嘻,偶的感觉一般是准的。具体怎样,就不说啦。当然,出错也是有的,但直觉与判断的失误往往会给我更深刻的印象:它们给我机会去触摸到真实且未知的东西,同时修正我的成见。

    俗话说,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此话不假。在所有的情形中,眼神最能说明问题。坚定还是飘忽,犹豫还是果断,都能在眼神中捕捉到信息。而所有的所有,都可以归结为底气问题。对于大部分人民群众来说,最影响底气的,还是那一个“钱”字啊!

  • 每天进步一点点

    2010-01-21

    分类:

    我想要坚持每隔一天就来写一篇,因为我每隔一天值班,可以用店里的电脑上网。这个键盘敲起来就是爽!

    今日与诸多在香港在上海在深圳的友人聊天,感觉大家普遍不是很开心。我简单真实的快乐,似乎都变得梦幻起来了。

    最后,当我又一次把账做平、一分钱不差的时候,我的心里满溢着成就与开心!

    最后的最后,当我完成一篇文章,敲上一个句号后,心里又多了一份踏实感,终不负自己许下的诺言,可以交差了。

   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,感言两句:看着自己在成长、有收获,那是一些细致、真实、可感、可表达的收获,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!

  • 这是多姿多彩的美景

    2010-01-19

    分类:

    在我一个字一个字地修改之后,这篇文章终于不用被审查才能发得出来了。最后的一笔改动是:将“崇拜”二字改为“admire”。

    厦门大学旁边的白城沙滩,拍到落日一幅。夕阳向来是我偏爱的风景。

    福建南靖县土楼,这是较为集中的一群。因而也成了主要的旅游景点,旅行团进进出出。每一幢土楼里的居民,都将主业从种茶、种桔子,变为售卖茶叶、桔子、书、画。

    这是一栋还没有变为旅游景点的土楼。每次在土楼里走一圈,我都会想像一番他们的日常生活。所有家庭的厨房都在一楼,二楼是仓库,三楼、四楼是卧室。一栋楼里的人可能很少秘密吧,既使想要保密,估计也很难。这家打小孩,全楼的人都能听得见。那家夫妻吵嘴,所有人都会竖起耳朵。楼房的建筑结构,对人的生活影响也挺大。不过,土楼应该有它的来源与演变,唉了解太少。

    这栋土楼里,只住着这一个老婆婆了。不久之后,这栋土楼将变成一家旅馆。工人正抬木板进去,准备装修。而门上方的字:***万岁,估计也会消失。毛时代个人admire的遗迹,与商业化席卷之下的盈利机构,在深山中的这栋楼里共存。这或许也是这个五味杂陈的时代写照?

    嘻嘻,我爱看标语!路上,常常想起2008年夏天,在云南香格里拉、德软县,甚至是梅里雪山脚下的雨崩村,都可以见到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的标语,跟这里所见相差无几。我又忍不住感叹,我dang的理念传播真是广啊,堪比宗教,或者说它在某个时代就是一种宗教,因为只有宗教才会有这么强的穿透力,能深入到孤岛、深山。当然,不得不感叹的另一点是:我dang的群众工作做得好!

    最后,赠送猫狗各一只,分属厦门岛上两家青年旅舍。

  • 岛上的生活

    2010-01-17

    分类:

   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。

    坐在旅舍前台,送往迎来。拍电视剧的、婚纱照的,住房的、买水的、参观的,来来往往。无人的时候,看书或上网。这样的生活让我回忆起小学的假期。那时,常常帮家里看店、做买卖。生意清淡之时,便捧着书看。看完家里的书,就去附近的小书店借书。漫画、科幻、言情、武侠,各种书都借过。正因有书,所以很少会无聊。倒是出门没带书时,便会有不安全感:万一有空置的时间,就被无意义的空洞包围了,那种时刻我会很焦灼。

    来厦门一个月了,昨天第一次去游泳。跟在上海常去的略为休闲的游泳馆不同,这里是厦门最大的游泳馆,到处都是健将,一大堆人变换着游蝶泳、自由泳、仰泳,看得我眼花缭乱。我依然在泳池的角落里,默默地游我的蛙泳。换气还有问题,蹬腿也不够有劲,颇需要练习。

    岛上的图书馆整修一个月后,上一周重新开张。休假的时候可以去,小虽小矣,但终归有个地方可以安静地呆着。书虽不多,也够我看了。

    岛有一个美名,音乐岛。据说以前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钢琴,走在小巷子里常常会听到钢琴声。现在数量有所减少,但在民居小巷也可以听到。岛上有一所小学、初中制的音乐学校,常见背着小提琴等乐器的制服学生走过。另有一所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分校。这为岛上每晚免费上演的音乐会提供了丰富的资源。

    来厦门之前,对鼓浪屿几无了解。为了减轻路上的负重之苦,选择向气候温暖的南方出发。机缘巧合地落脚鼓浪屿后,才发现这个岛还有些味道。当然,主要是指音乐这一主题。

  • 深山掠影

    2010-01-13

    分类:

    2009年底忙过一阵后,老板放假三天,得以去福建南靖县土楼两日游。

    南靖的土楼在高山之中,这让我很是喜欢。步行在高山峡谷之中,感觉甚好,某些瞬间竟有在云南的错觉,一样的云雾缭绕,一样的山间清流,一样的人烟稀少、气息清寒。在走过平原、看过大海、住过小岛、爬过雪山之后,我发觉自己最喜欢的风景还是起伏险峻的高山。它们会给人一种隐逸与清冷之感,高低的错落有致、遍眼的青山绿水也不会招致审美的疲劳。而一旦要从高山走入盆地或平原时,我总是会觉得沮丧:平庸无奇的东西又出现了!

    山里的人,也和平原有所不同。这一点倒是我从小就有的印象。简单的说,山里人朴实,平原人精明。这在土楼住的那一晚颇有感受。

    那晚住在一个名叫塔下的村落,窝在群山之间,一条溪流从中流过,颇有水乡之感。它也因此基本开发成旅游村了。我去的时候,村里正在修下水道,因此已经封闭近两个月。我走了3公里,便成了村里当天唯一的旅人,其他的游客们都坐着大巴看该看的景点去了。

    客栈老板是村子里的人,一对大约60多岁的老夫妻。由于生意清冷,他们贱价卖了一个房间给我。天下着雨,且黑,大妈在我住下来后马上问我,吃过饭没有。我几乎是条件反射式地想到惯常的情况:这是一笔生意。但大妈却给人一种真诚的关切之感,那句问话仿佛农村里常有的招呼。于是我答没有,她马上便去做饭了。小炒青菜加热腾腾的稀饭,倒也吃得暖和开心。饭还没吃完,大妈又赶紧告诉我,客厅可以上网。我问免费的么,她笑着点头。一会儿,她又说,天有点儿冷,给我加了一床被。走时还不忘提醒我,带一个杯子去房间,以便喝热水。

    住了一晚,感觉这里的人和湖南凤凰附近的苗寨一样,尽管做游客的生意,却没有像江南一带的古镇人那般彻底地商业化。谋利,但出于人而关心人,而非出于钱。

  • 孤独的英国文学老年

    2010-01-01

    分类:

    今天来谈谈一个英国老人。

    早就看他在岛上晃了,前几天我值班时曾在店里出现过。一个人,看上去60岁的样子,穿着黑色的类棉袄,戴一顶黑色圆边帽。晃眼瞟过他时,有种奇怪的感觉,似乎有点落魄嘛。他应该是一个闲人,绝不是那种从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旅行的外国人,而是暂时无所事事到处瞎晃的人。

    昨天,他跟一个年轻的中国姑娘一起出现在店里。刚帮他们拍完合影,搭个讪随口说了两句,英国老人便当着姑娘的面对我说:I like her,I want her to be my girlfriend.姑娘的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,有点难为情。那一会儿,英国老人告诉我说,他是一个室内设计师,半年时间工作,另半年时间在各国旅行。

    昨晚,在小吃摊又遇到了他,一个人,一瓶啤酒,当街而坐。我路过时,他叫住了我。我还关心着他的新恋情,便坐了下来。姑娘已经离开岛了,他有些遗憾,但我并未感觉到他情感上的沮丧,与失去心爱之物的痛心感。他反复地说,应该坚持让姑娘留下来,跟他住在一个旅馆里。我暗自想,怕没有哪个姑娘敢这么做吧。

    他应该很孤独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讲,我偶尔问几个问题,或发表简短评论。他也坦言自己的孤独,但又为自己总是能找到聊天对象而有些洋洋得意。把他的话翻译过来就是:“你看,很多人坐在街边,一个人或两三成群,左顾右盼,就等着别人来找他说话呢,我知道他们的心理,所以我总是会走过去,在他们旁边坐下来,他们很愿意跟我聊天。”

    他的谈话内容主要是他与中国姑娘们的爱情。这些爱情发生在新西兰、印度、上海,他是爱情故事中当之无愧的主角,各国姑娘青睐的对象,但他却恰恰总是钟情于中国姑娘们。用他的话说,他对中国姑娘的爱情无原因可言,也并非某天早上起床后的决定,而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。夜已深,他的爱情逐渐让我有些乏,找个借口便回去睡觉了。临走,他说第二天再来找我聊天。

    今天下午,他再次来到店里。谈话依然从他的爱情开始,但我对他的身世更感好奇。他的谈话表明,他对人的内心是有洞察力的。于是便问他的阅读喜好。这一下便从莎士比亚聊到纳博科夫了,他尤为谈到《洛丽塔》,似乎对这本书很感兴趣,但也仅限于陈述故事情节,并未回答我他对这本书的理解。

    这本书也让我联想到他的年龄了。要知道,书里讲的可是一个中年男人和小女孩的爱情故事。这和他喜欢年轻姑娘,是否有心理上的相通之处?我含蓄地问年龄,他最终未直接回答,仅仅是说:我并不像我的年龄一样老去,也不像在我这个年龄的其他老人,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。我充满了力量,还可以工作、在全世界旅行。而且,我依然对“某些事情”很感兴趣。

    "You know,certain things."说到“某些事情时”,他的语调中满含了隐射之意,鼻子及眼睛周围一片绯红。我笑了,他也笑了。

    最让我兴致盎然的,是他对自己才华的高度评价。"I'm inside burning,full of great ideas,imagination."他甚至说,这些念头与想像,并不亚于莎士比亚。他也可以和莎士比亚、陀斯妥耶夫斯基一样伟大。但是,他不写作,只是有着“伟大的想象”而已,这就是他的生活。他有许许多多感兴趣的事要做,比如旅行,比如——“与漂亮的年轻姑娘聊天?”我接道。他笑着点头。

    颇为有趣。若他所言是真,那么这种没有出口,无法落实的“伟大想象”,我就永远也无法理解了,也没有人可以理解到他的伟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