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拉萨一周

    2010-05-15

    分类:

    到拉萨快一周了,前几日看风景,后几日一边看风景一边找工作。

    这里是个缺人的地方,需求旺盛,尤其是服务行业,据说每到旺季就要大量招人。在招聘报纸上到处可见酒店、咖啡馆、酒吧、旅社的招人广告。除服务业外,媒体、公司也均需求旺盛。

    又开始一轮找工作的过程,不停地尝试,不断地与人接触。与大四找工作相比,这次有趣多了。

    希望能找到与自己的停留时间、兴趣爱好结合的工作。

  • 翻越雀儿山

    2010-05-01

    分类:

    从甘孜往德格,翻越一座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。当然,人是到不了6168米那么高的山顶的,汽车要翻越的垭口为5050米。这段路是迄今为止走过的最险也最美的路。

    位于甘孜与德格中点的新路海,一个高原湖泊,雪山与蓝色的湖水互为点缀。

    一圈圈地绕着雪山路,这是其中接近山顶的一段。

    到达垭口,从这里开始下山。我们的面包车司机师傅(右)向着天空撒印着经文的纸(它有一个专有名称,很藏味,我没记住),祈祷平安。介绍下这位师傅,他的面容就让人觉得是个再善良不过的人。途中遇到一路磕头前往拉萨朝圣的喇嘛,他停下车,走到喇嘛身边,给了他5元钱,然后再次启程。一路上他沉默寡言,提行李不辞辛劳,停车让我们看风景拍照极有耐心。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:他开车让我感到很放心、踏实,即使是很险的一段路。被这个平凡朴实的人感动了一下。

    翻越了雀儿山,从这里开始走下山路,前往德格。

    雀儿山脚下,牦牛成群。

    离德格不远,一座规模宏大的白塔。

  • 向着高原前进

    2010-04-21

    分类:

    中场休息结束,下半场旅行开始。

    08年的夏天,回答了一个点名。其中有一个问题是:一年之内想达成的愿望是什么?我写道:从川藏南北线进藏。快两年了,才开始达成这个愿望。

    计划走一段北线,再走一段南线,这段路线的终点是拉萨。目前在丹巴停留。

  • 近日行程

    2010-03-28

    分类:

    3月22日晚到桂林,23日去了龙胜县看梯田,25日到达阳朔,28日也就是今天在兴坪镇。

    看梯田现在不是时候,不过漓江山水真的很漂亮。高山大川的浓缩版,浓缩成了精华。

    在路上,常常会遇到人。合适投缘就结伴而行,不合适没缘份就独自旅行。从海南到广西,旅伴换了两拨,独自一人的时候也很多。

    再接下来,准备着回家。

     

  • 从三亚到桂林

    2010-03-23

    分类:

    在桂林的第一天,天下起了雨。阴沉沉的天气,与三亚的阳光灿烂形成鲜明对比。亚龙湾的蓝色大海仅仅是惊鸿一瞥,在海水里翻了几个滚,品尝了一番咸咸的海水,就离开了,略有不舍。

    坐火车从三亚到桂林,凌晨5点在广东茂名转车。坐在空旷的广场上,练习陶笛。在深圳的创意市场上,偶然听到有人在吹笛,声音空旷悠扬,旋律优美。循声而去,发现了这一小巧的乐器,颇为喜欢。同行友人掏钱买之,送给我,惶恐地接受了。在人烟稀少天色黑暗的广场上,练习久石让的《天空之城》,当初在深圳就是被这首曲子吸引了。

    练习了一会儿,太疲乏,便坐在塑料椅上睡着了。醒来一看,天已大亮,东边薄薄的云彩稀稀拉拉地飘在空中。广场上依然静谧,甚至比刚才天色未亮时还安静。那会儿还有摩的师傅在出站口候着,等待拉客,发动机的突突声不时地响起,这会儿连他们也都不见了。偶尔有清洁阿姨的扫地声,唰唰地响,打破了这座城市广场早晨的安静。这样一个瞬间,仿佛静止的瞬间,以一种极具画面感的姿态,存入记忆与感觉的芯片中。

    踏上茂名至桂林的火车,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双层火车。依然感觉疲乏,便一路睡觉。一天的时间,除了应付查身份证的、查火车票的,一句话未讲。车行至晚上,还有一个小时到桂林,邓丽君的《我只在乎你》在车厢中响起。孤独的气息,让人稍有不安。

  • 坐火车,赴三亚。

    本来没打算来三亚,印象中它就是一个纯粹消费度假的地方,不适合我这样穷逍遥还讲点文化情调的人。但在鼓浪屿时,遇到一个北京来的姑娘,跟我推荐三亚的大海蓝天,说在这里才能看到真正的海景。虽然鼓浪屿也是海岛,但海景跟三亚完全没法比。于是我动心了。

    火车刚上海南,就有种很不一样的感觉:那是一股热带气息,与我一直生活、学习、工作的温带很不一样。火车所过之处,全部是大片大片的绿树,香蕉树、椰子树、芒果树、木瓜树(嘻嘻,听到坐我对面的海南姑娘说“木瓜”二字,小小地激动了一下),我开始期待到三亚后可以放开肚子大吃水果,真爽啊!

    到了三亚,下了火车,热气瞬间蒸腾起来。近30度的气温,让短袖长裤帆布鞋都显得闷热。好在有海风阵阵,所以不至于太热。街上的妇女,有些戴着尖顶草帽,裹着头巾,有点越南的感觉。反正在三亚,总给我一种陌生新鲜感。

    但刚到三亚的这个下午,我还是有一点的沮丧:这里就不是一个人来的地方嘛,到处都是成双成对成群的人,在沙滩上嬉戏,在街头上一起喝椰子,甚至连在其它地方常见的旅行观光团都很难见到,大家都自助结伴来这个地方消假,我一个人真是太伤感了。

    不过想一想,既然这个地方就是个让人轻松的地方,那我就不想那么多了,怎么轻松就怎么来啦!于是调整心态,心安理得地逛菜市场、逛大街、逛沙滩、回房睡觉看书,感觉也不错。

    与人搭讪聊天是我永恒的主题,这次也不例外。火车上,跟在三亚打工的农民叔叔聊;在饭馆,跟坐过牢的四川导游、掮客聊;在旅舍,跟在西南财经大学学了两年汉语、现在西门子工作的德国男人聊。与人聊天总是让我觉得旅行丰富有意思的重点之一,让我了解到别人的生活方式、经历与世界观。啊,我热爱搭讪与被搭讪!

    最后,回应一下题目:三亚天气热,美女们穿得非常少——当然不仅仅是在沙滩上。所以,这里的骚动与风情,就像三亚的房价一样居高不下。

  •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机会

    2010-03-12

    分类:

    在银行工作的高中同学辞职了。中午高兴地打电话给我,通告这一光荣事迹。他亦提到,这受到了我的启发。

    初来深圳见他时,他对工作的不满便溢于言表。那时,他已尝试找了其他的工作,只是没有下文。按理说,他的这份工作是很多人想要的,高薪、体面、有前途。即使在复旦,银行也是许多人挤破头想进的。但同学在进银行没多久,便开始后悔。压力太大?人不正常?不自由?

    一路过来,不同的人对我的经历表示了不同的态度。年轻人抑或自由爱好者,大多听说后两眼放光,羡慕的表情展露无遗,更有为数不少的人计划或已经做出了类似的举动。年长者抑或保守派,则颇有微辞,留下“太散漫”之类的评价。而我则自知这个选择的坚定与风险。

    但对于那些或多或少与我有关的决定,我却略有惶恐。这不是一个嬉皮士的年代,而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商业时代。在这样的时代里,除非有过人之处,抑或做好以卵击石的决心,轻看现实就是鲁莽。

    但无论如何,有一句话总能给人希望: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机会,谁都不会无路可走。

  • 深圳一周

    2010-03-11

    分类:

    对深圳的感觉在一周的时间发生了变化。

    初来之时,它的马路开阔,车行畅通,相比于上海弯弯折折的小马路通泰不少,人的心胸似乎也变得开阔起来。但一周后,它的空旷让人觉得荒凉,且不方便。去某些地方办事,走了好长的路也找不到一家饭馆——那还是在市中心的位置。相比之下,上海窄窄的小马路反倒显得方便且具有生活的味道,更让人喜欢。

    这座城市太新了。我琢磨着,具有三十年以上历史的地方是否存在。明天,跨越一个城市,去另一头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