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现在回想2010年在拉萨的生活,似乎没有留下太多深刻的记忆。那些时光就像泡泡一样,飘浮在天空。又好像是梦,每天都像做梦一样,踩在云朵上,软软的,不真实。

    在梦里,我有时骑着自行车穿梭在拉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,饿了就在路边的面馆吃碗面。有时在酒吧里喝酒,听吉他,兴致高时也坐到话筒前胡唱两首。有时坐在路边,守着小摊卖点小玩意儿。

    真实的是,我一直都未能与外界达成一种放松的关系——尽管在那时,我以为自己已经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了,其实没有,内在的紧张一直都在。而只要紧张存在,我就无法获得平静。直到来到北京半年后我才明白,内心的平静是这几年我一直在追求之物。

    没有平静,也就无法冷静下来面对自己。此前,面对内在世界的混乱与失衡,我一直在逃,试图逃向一个新的天地,在这片新天地里能有如神助般获得平静与安宁。逃向一个新的世界,用陌生与新鲜来充实内在的空乏。

    在北京的这一年里,总算明白了点东西,比如面对自己的虚弱与无力,接受这个懦弱而不完美的自己,尊重自己的感受。如此,我也与“来到北京”这个决定达成了和解。

     

  • 深渡的照片

    2011-02-07

    分类:

    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这些照片了,当时只觉得很好看,一瞬间看上去挺有感觉,很安静,就把这些照片保存了下来。记得当时和照片的主人还有过网上来往,但后来不知不觉中也就断了联系。现在我都想不起来她是谁,跟她聊过什么,电脑上只保存着她的网名“深渡”。

  • 我真是羡慕自己

    2010-11-14

    分类:

    每次我想起在鼓浪屿上的日子,在贵州凯里苗寨的短暂时光,在川藏线上在拉萨瞎混三个月的生活,就有些怀念。这近一年来的经历,果然多美好啊!我真是羡慕死这一年的自己了,竟然可以做出这种事情!

  • 现在

    2010-08-26

    分类:

    在西安

    正在北上 方向北京

    旅行即将结束

    开始找工作!

  • 自由

    2010-07-28

    分类:

    这个时刻,突然涌出一种感觉:这段在全国各地游历的时光,将会成为多么闪亮的记忆,它就像青海湖的水一样晶莹、湛蓝,就像青海湖边的草原一样葱茸、翠绿。在最美丽的青春时光,我过了这样一段生活,自由自在,四处游历,欣赏自然的风光,在路上与各种人偶遇、聊天,想说话的时候就说话,不想说话就沉默。有时候坐火车,有时候搭班车,有时候坐顺风车。有时候一个人,有时候与人结伴,该散的时候就散了,来去自由。

    有这么一段时光,就给自己的人生埋了一个宝藏。

  • 暂留拉萨

    2010-06-08

    分类:

    开始工作,在拉萨,依然是做媒体。

    对它依然有热情!

     

  • 雪姣轶事一

    2010-06-03

    分类:

    曾经在长沙工作过两年的湖南人雪姣很喜欢跟人攀老乡,即使不是老乡她也硬把自己歪成别人的老乡,目的是套近乎后,把头巾、戒指卖给人家。比如,听人家的口音像山东人,她就说是山东日照的(她好朋友的男朋友是日照人,所以她就知道山东有个日照),然后再东拉西扯,这戒指就卖出去了一个。

    到后来,即使没做生意的时候,随便跟人聊天,她也不忘攀老乡。

    这天晚上,在回家的路上,我们去买路边的烧烤。听那卖烧烤的老头口音是四川人,雪蛟便问人家是哪里人。老头反问道:“你是哪里人?”雪蛟脱口而出:“我嘛,四川广元人。”老头回答道:“我是湖南长沙人。”

    于是,我就笑崩溃了。

  • 所谓“漂泊”

    2010-05-23

    分类:

    所谓“漂”,是一种状态,没有在家而一直在外的状态。其实我一直都觉得,对于像我这样小镇长大的人来说,在哪里都是漂。在上海是,去了北京也是,现在拉萨也是,即使去成都也一样。但我又从来不觉得“漂”的状态有何不好,因为我并未觉得“家”意味着某个城市。关键点在哪里?人与事。那个城市有你亲密的人,有你倾心投力的事,那里就会让你心定下来。

    当然,不同的城市外在环境也并非那么不重要。比如拉萨,这个常常天蓝云白阳光灿烂的地方,就比较合我意。作为一个四川盆地长大的人,常常觉得那里阴天太多阳光太少,特别是冬天的阴沉让人备感压抑,拉萨就不一样了。